抖音5分钟人间1小时? 短视频背后的沉迷与觉醒

2018-11-08 09:10 中国新闻网

  34岁的全职妈妈孙慧说,每天晚上哄完孩子睡觉后,会刷短视频,“平时生活圈子太窄,想看看外面的世界”。

  60岁的曾梅则沉迷于制作彩视小视频,她和朋友们在上面分享做饭、旅游、聚餐、甚至广场舞的新动作。

图片来源:彩视截图

 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⋅马斯洛在《人类激励理论》中提出,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,分别是: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。

  显然,短视频满足的就是人们的后三类。

  不仅仅是中国人,全世界都被短视频的风潮席卷。2016年底,快手开始尝试国际化。2017年,抖音的国际版Tik Tok在日本、泰国、马来西亚等国家上线。上线几个月,就登上了日本App Store免费榜榜首。

  今年7月,抖音向外公布,其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5亿。10月份,快手也宣称,他们的日均活跃用户数达到了1.3亿,日均使用时长超过60分钟。

短视频APP。网络截图

  德国作家米切尔⋅恩德在儿童小说《毛毛》里写道,不知从何而来的灰先生,突然云集到了大城市,用美丽的谎言试图偷窃人们的时间。

  短视频何尝不是如此,尽管互联网公司认为这是消化碎片时间的工具,但时间往往大把大把地流逝。

  24岁的孙萌最近买了本书,最初她给自己的目标是每天看一小时,但后来短视频抢走了这一个小时。她说:“我想应该停止这样的状态了。”

  刚上大一的陈雨刚接触短视频软件没多久,在她的朋友中,刷短视频的并不多。到了晚上,她才会打开抖音看一会,一刷两个小时过去了,“啥也没学上,就看帅哥了”。

资料图:中山大学岭南学院MBA学子呼吁“放下手机,回归生活”。陈骥旻 摄

  沉浸式的观看体验,更便捷的操作,更有趣丰富的内容,每个互联网产品都在为留住用户而做出大量努力。但另一方面,他们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,那就是网络成瘾。

  因此,一场防沉迷活动很快拉开序幕。今年4月,抖音推出防沉迷系统,当用户连续使用90分钟后,系统将会提醒用户注意时间。一旦单日使用时长达到2小时,系统将自动锁定,用户需重新输入密码才能继续使用。

  不止抖音,从王者荣耀到谷歌、苹果、Facebook,许多互联网产品都陆续推出防沉迷系统。防沉迷不仅限于游戏行业,其对象也不再只是年轻人,而是各个年龄段。

  但这样有用吗?在网上搜索抖音,到处可见解除防沉迷系统的攻略。在互联网公司“既卖矛又卖盾”后面,更多需要网友自己的“觉醒”。

资料图:重庆一红绿灯处摆放“不做低头族、关注红绿灯”警示牌。 陈超 摄

  好在,这场“觉醒”比想象中来的更快。

  在当下娱乐社交方式不断更迭的当下,很多网友开始了主动放弃沉迷,直接卸载了短视频APP。

  20岁的大学生秦蕊说,“有时候就会莫名觉得玩手机好没意思,特别想出去玩,和朋友一起散散步,或者去图书馆”。

  30岁的上班族秦月迷上了密室逃脱,每个星期,她都会约上好友去玩一次。

  40岁的创业者陈宬则喜欢上了极限运动,“出去看看大自然,感受下生命的力量”。

  “这种都是娱乐消遣性质的,图个乐呵。”最近,杨冰和男友看短视频的频率也开始下降,他们已经过了那个新鲜劲儿,而且,他们还觉得,很多内容都差不多,不太好玩儿了。

  短视频里,很多人都爱说一句话:人间不值得。但当真正从美颜、滤镜、神曲里走出来,你会发现,人间哪里不值得,现实的人间明明更精彩呀!(完)

责编:陶文冬
分享:

推荐阅读

网站地图